不知道幸福为何物的时候

为什么睡觉
一天的希望藏在早晨8点的地铁里等着我去挖掘
在世30分钟
死于电梯时仅用了2秒钟
一层一层的上去到达生命的最高点
走出电梯它已经平息

你能想象她回来的路吗?
她是现实主义者
她会看到跟她一样的人
饱满的希望等着片刻的死亡
好像在享受
所有的追求都随着生命的气息而逝去

如果她去飘游
她会在云端欣赏不轻不重的世界
希望所有悲伤的人快乐
希望罪有应得 希望善有善报
希望割下所有的悲悯予残酷的人

如果她抛下所有
选择放弃
她一样可以潇洒不回头

唯一的好朋友谷歌

如果大海是河流的归宿。我暂时的归宿就是一路带过来的泥沙
一起跟着玩得鱼儿一起来到现在的小海里。
生命中出现过几条大鱼,没有一条鱼会缠着我不放,
所以你可以把这个说成是自卑 孤独或是高眼光。
我一直在承认这段孤独以至于我献身于谷歌来完成我精神上的满足
或许坏品味好品味也就这样简单的养成了。
坏品味不可避免的。
好品味难以养成良好的习惯。
从来爸妈答应我的事印象中10件是有10件无法预期完成达到的
养成我说到做到。我基本说到做到了。这是他们最大的好处。

前天伯父打电话给我,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爸妈什么都帮不了我,只有我自己可以帮自己。
我潜意识里面一直这样认为,被他点醒了。所以我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忙 任何的玩伴感到孤单的时候我都在自己完成我的孤独,我的无聊和谷歌。可惜我一直没什么大作为也没对自己的将来负责。
或许我就是这样一种人,那种总认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除了自助真的没谁可以帮到我。这是第二条大鱼。

前天又把奶奶的生活习惯回忆了一遍
我保存的是5,6年的回忆
现在她有点变了 会变成你从前在其他方面没在意的地方,就是你从更多的方面重新对她的一个认识了。
这就是每个人思维在不同时期的观察方式。
那些不变的美好一直在。她看待事物的观点变得不在那么让我折服了。
这就是新老交替的重大环节的错位吧。
他们也是我生命中的大鱼。

他们客观的存在影响
王詹宁 大盗什么的 基耶斯洛夫斯基 塔可夫斯基、
后面2个都是人家送的影碟。
给我大概的生活观 价值观的人们。

朋友。这些时有时无的就像滩上的沙子。
爱被人带走就带走,想留着你留着。
这是第二大缺陷。

我最不想提的第一大缺陷。
是因为找不到。
高级货我配不上
低级货我瞧不起
会憋屈死我的。
我想要的不能一直这么等着。
要不择手段。

至今谷歌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教会了我搜图片 教会了我看书 教会了我听歌 教会了我看足球赛感悟生活 教会了我看电影 让我见识到别人的美好生活 别人代替我不能完成的梦想 认识了自己崇拜的人。唯独没有情人。no lovers。

至今谷歌能给我最大的帮助便是收集信息。
给我对编辑一职的遥想。
幻想是本应该被扼杀的。

“写完了书,应该感到一个阶段的过去,该说的说了,该想的想了,所以下一步应该是崭新的,等待着你的新玩法和新游戏,等着新的杂志和新的战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自己斗,其乐无穷。”


我的阶段还没写完。办了支付宝继续。
今夜是个好眠夜。困!

记录一个梦

它就那样静悄悄毫无防备的不知所措的顺其自然的理所应当的来到我这儿,每一个对待自己的人都毫不在意,美好的或是丑陋的…对自己对别人双重原则的人。

前面发生很多常态的事,却依稀记不起来。好像是一个聚会,就像过年回去在街上看到的一些朋友同学但不是在过年的时候,像大学时,每天去一个地方然后回来。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这份工作我也不想干了,可是去一个专业的公司从头开始却很难找的到,我也不想找工作。她回答说,我打算……后面我没继续了,但我理解了她的最终还是我的意思—我需要一个人的安慰,在潜意识里。我现实的工作并不像我梦里所说的一样,她是另一个我。

第二个场景:我走在山上的草地上,周围都是一些外国女模特赤裸着身体各种姿势的躺着,静止的犹如一张照片摆在面前,跟我一起的是一位我喜爱的女长者,美丽大方智慧优雅。有四根木棍用白布围成像房间又像一个为了方便用的亭子那样。里面没有什么只有一个浴缸。她问我,你觉得这样猥琐吗?我明白她的问话,我说不觉得呀,我倒觉得这样挺随性优雅的哪。她笑了,又问了我一次以便明确自己听到的答案。我们穿过了白布,周围是更多的裸体模特成群成组的躺着,各种大胆却不造作也不情色的动作,青涩无比,每一个模特就像是一个精灵一样的躺着,让人观赏她们的美丽也让她们身心愉悦着。更多看到的是她们都是静止的。她问我喜欢吗?我说,她们应该都是假的吧,是不是模型啊,她说是真的啊,不信你看她们在动,我回头看到一个模特翘着腿抽烟呢,烟圈一条直线的上升。我说好后悔没带相机过来。我停了一下,我跟她说,我现在去拿相机过来。她点头。我一转身,一个策划人说时间到了。模特纷纷起来,我跑过去问她们明天还继续吗?一个面善的大学学生的模特跟我说明天还会来,我转头又见到一个面善的大学环艺班的美女此时经过我身旁的还有一个肥胖的男胡子外国模特。我还没来得不及问明天什么时间。我想想反正是在这儿何必问时间呢。

我想想其实时间就是明天睡觉的时候就会梦到了。

怎样能被摄影工作室录用?

找图片做方案拍出来很简单,这只是个技术提高。
想主题把主题表达清楚实施出来很难。这是精神质量和技术的双层提高。


处理办法:
单方面找道具提高技艺。模仿开始。

非常烦闷


关于图片故事:

能让一个人感动的东西经常让其他人觉得莫名其妙甚至会觉得无病呻吟。最打动我心的路是世界上所有的摄影都拍不到的影像,不为什么,因为那是我生活之前的路,或许在展览上在网络上可以看到我的路的影子,那也只是借爱折射心灵而已。我的生活还是我的。摄影多么私人的一件事,与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呢?得到别人的认同也变得毫无价值,认真的贬低别人的影像只是在表达自己不同的感官世界而已,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统一!我喜欢我干,我喜欢可我做不到,我认!但你不能贬低不能教训不能颠覆他们的眼境。那么有什么可以来改变我呢?不需要这些疑问。人依靠同类吸取生活的养分维持活下去,以前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颠覆他人的世界观得到自己的快感,我是多么可耻,如今还是这么可耻而羞耻。

今天再没有让我高兴到紧张到想上厕所的其他事了,除了加号来了我们公司。对面的3楼啊!每天从你那楼下走过的喜爱者估计你对此也不用开心到哪儿去。不过你会会心一笑。对于人自身价值的提高,于是我想明白了,我写下了一个疑问句“试问被一个比自己还“低龄”的人所喜爱有什么值得骄傲自豪的呢?”作为一个低龄的人提出的问题,高龄的人可能会更加包容,因为一个人的心智不如你的时候,你也要去包容他们。宽恕他们是为了放下自己,骄傲的心不需要。

一个比我心智高的人知道我喜爱您您会是什么感受呢?


回去的路一直在那里,不管我们的关系如何的破碎

寒树窝着的房子一直在那里,悄无声息得等待归家人的脚步声

为自己梳头的瓦片声,掉落的树枝吱吱嘎嘎声

老屋终于拥有站起来活动筋骨的青春

小溪也终于成了他的老伴。



家的孤岛

别人进不去

包括咱们自己

我们爱的如此悲伤



一切愿好。一切一切。

已分开的人愿好

在一起的人愿好

总之,活着的人一切愿好。


前路太险恶,世上这么多人,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请你别放弃我。

我要追上那辆车,我有话要跟他说。我要问他,我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在下面,再等我片刻?我令你没有尊严的一步步走了下去,为了惩罚我,我甚至愿意一路滚到你脚边,从此和你平起平坐,你能不能再等等我,前路太险恶,世上这么多人,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请你别放弃我。

因别人看待自己的眼光而怀疑自己

该来的通知还没来
自信心慢慢的磨灭
开始怀疑这块料子
不敢承认自己的愚昧无知
我恨找工作
你要不要请果断点
不要人家抱着希望等来绝望
狗血的八个人的公司
狗血的老板
说到做不到
可恶
找份自己愿意干的工作就这么难?
不再假装自己喜爱
假装得了身体的反映
假装不了心里的不愿意
心里不愿意让我感到恶心
不再找自己以为会喜欢干的活
其实心里不愿意
只是当时因为各种原因而需要工作
来作贱自己的心
周期的心里阴暗原来是来自生活的不甘心
再不能


Posted via m.livejournal.com.